笔看小说网

第49章 四十九霞光【1 / 1】

辣翅配可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看小说网http://www.130k.cn),接着再看更方便。

但实际上,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尤希望还是早就睡着了,并且睡得正香。

“醒醒啦尤希望!”恩平挥动起她的大力手臂,一下一下推着尤希望。

“嗯……嗯……”尤希望口中敷衍地哼哼唧唧,显然一点都不想醒来。恩平熟门熟路地一把把她从椅子里拉起来,使劲摇了几下。尤希望睁开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恩平。

“行了,你的正事来了,赶紧下车吧。”

尤希望虽说睡得迷糊,但也没忘记自己来干嘛的,蒙着张睡眼惺忪的脸扯着包大步下了车。

“看你这包还鼓鼓囊囊的,装的什么?”恩平拉着刚醒的尤希望大步走着。

尤希望看一眼恩平,淡淡地道:“这里面啊,可能放了个手术箱所以占地方吧。”

恩平一脸呵呵地把视线移开:“我先提醒你啊,咱们来这之前帐篷什么的才开始搭不久,能不能就地手术,能做到什么程度都是问题。”

“瞧你这话说的,我带着是我的事,那万一要做呢?手术器械那车里还不是一组一组都带齐了。”

“是是是,尤大夫说什么都对,是我多嘴了。您多见谅。”

尤希望又好看地笑起来。郝友赶上前来与二人走到一块,一大伙人火速到达场地,这里一连排的帐篷基本都要搭好了。

“大家注意!就在这里等指令!会有消防官员带领相关需求的医生前往现场,现在请大家稍安勿躁多做准备!”

平林医院里,此时陈乐康刚刚接到紧急通知,需要开展一个两院联盟会议。所谓两院,还有一家是凯龙医院。而这也是上面的意思,因为这两个医院是相对来说离事发地点最近的两家大型公立三甲医院,理所当然成了首当其冲的重点救治点,两家之间自然需要通个气了解一下彼此目前的大致情况和救援思路。然而时间紧迫,也就不要他们都派人到去了,直接麻烦凯龙派人到平林开个小会。

陈乐康听到这消息,是在是生不出什么好心情。他刚刚从一台外伤引起的多器官衰竭术上下来。患者已经去世了,家属正在手术室门外哭得大声。陈乐康刚一回到办公室查看上级新指示就看到了这一条。

两院联盟会议……就是不知道陈乐天会不会亲自来。其实就算她不来,陈乐康也怀疑她会给下属传达一些令他难堪的要求,更何况她来了呢?且不说两院之间存在明争暗斗的竞争关系,就这段时间他和伏辰这一堆烂事就足够她给他摆一道的理由了。倒也不是说他陈乐康怕她,实在是现在大家全都忙着救人,真的找不到那么多精力处理这么多事,单单院里自己的事和上面给的一大堆任务就够他忙了,只怕是应接不暇。

不过,他是这样,难道陈乐天就不是?她还非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陈乐康只觉得头疼。文件还没看完,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却是陈乐天的。

“陈院长,新下达的文件你看了吗?”陈乐天直截了当。

“看了。我们定个时间吧。”

“好。那就明早吧,事不宜迟。你们有时间吗?”

“可以。”

“我亲自带人过来开会,还请提前把贵院的会议大纲今晚交予我院医务科汇总。”

“放心。”

第二天早上,平林的大会议室里聚集了一批两院的领导层。从院长到医务科主任再到部分其他科室主任……但其实因为目前大家都缺人,来者并不算多。众人有序坐到会议桌两侧,全都风尘仆仆。包括平时开会时总是淡妆高跟鞋标配的陈乐天,看上去也是完全没工夫倒饬这些了,就连头发都是草草捆了捆,甚至已经有一半都掉了出来,很不符合她的形象。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是为了此次大型自然灾害进行重点救助点的各项部署,其中包括人员调遣、大型合作手术、医疗理念、灾害应急措施等等一系列相关事宜。经过昨晚两院医务科的交流协商,大家现在应该都已经收到了本次会议的提要。因为事出紧急,不多客套,下面直接开始第一个课题。”

在并不太遥远的槃山,尤希望等一行人几乎一夜未眠,全面备战。就在刚刚,她又被叫去现场查看一位伤者。

帐篷外的瓢泼大雨直到刚刚是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意思。尤希望从没见过这样的雨,别人说大雨就像倾盆是夸张,但这一次真的不是,那是真的和盆中倾泻而下一样,没头没脑砸在人身上,直到这会,终于小了些,但仍然是一等一的大雨,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停下的迹象。

他们来到伤者身边,满眼都是杂七杂八的金属塑料石块泥泞,还有密密麻麻漫山遍野横着的人和不新鲜的上面叠加着新鲜的血迹。原本的盘山公路遭受完糟蹋,上面的一切都东歪西倒,有的上面一层的人或物掉下来,或者落在哪一层,或者直接掉到底。不论是什么上面都叠着其他东西,人上面叠着车,叠着石头,车上面叠着石头,叠着泥块。现在看不出有路,也看不到生气。他们每一次来,看到的都是这样被撕裂了再颠倒翻转一般的世界。

不算很远的地方停着好几辆消防车,因为场地关系它们没办法停成一直溜的队伍,只得有些散乱地车头朝着各种方向各自呆在相差不超过二十米的地方。很多人来了,其中军警最甚,不分日夜地敲打钻破,抗石推车。他们带的搜救犬一直上蹿下跳,不停寻找着人气和生命的迹象。不远处一队记者为了拿到第一手信息,坚持进入只有搜救人员和医护人员可以进入的非安全区,可惜他们没有搜救犬那么灵活,有一个甚至脚下一滑,直接掉下了未被发现的六米高窟窿,连忙被抬去救治了。

尤希望这边的伤者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还有些意识,能说一两句话。伤在右胸,是一块巨石导致,但所幸不是直接伤害,巨石的一角磕到了一块铁板,铁板砸在刚刚跑出翻倒的出租车车门的她胸口,并且其倒下后身后是一片沙地,给予了一定缓冲,但仍然十分凶险。不过尽管她看上去是被完全埋住的,实际上其他都是虚设,都跟其他地方相互借力抵消了,只有这一处有些着力,也算是万幸。

但是,一旦这些杂物因为结构不稳定而坍塌,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现在按照预估暂时不会塌下,底下空间狭小,消防队员和尤希望交代了两句,她便接过仪器箱和毛毯只身钻了进去探查情况。

消防队员根据老太太的话已经通知了她家属,尤希望看了看情况后表示可以进行铁板的搬除。但是要搬除铁板首先要把石头打碎清理,再加上需要小心不伤到伤员,这里面要花费的时间就多了。

尤希望给患者尽量周全地盖上毯子,做了反应测试,已是微弱;又测了血压,也已经很低。伤者被压制的地方不断有血涌出,她一边试图先找出能找到的出血点止血,一边不断和老太太说着话。她确实不擅长这一点,所以大多数时间还是用来急救了;但是距离伤者最近的现在只有她,且伤者尚存意识,她只能接二连三地试图与伤者交谈并鼓励后者。

“你怎么样!”外面的消防员大声问道。

“没事!我先在这里给她做一点简单处理!”尤希望回答。

由于视野和可操作野都被挡住太多,更重要的是现在身处野外,她的急救目前能做的也是寥寥无几。好不容易找到几个小出血点,还有几个因为角度问题无法处理。

“奶奶,您听着啊,我们是来救您的,您放心啊,一会就能带您出去了,能再动动手指吗?哎好!您坚持住啊,没事的,消防队员在救您呢……”

渐渐地,尤希望只觉得身上的羽绒服都不能抵御寒冷了。在废墟下虽然能被挡住点风,但穿堂风却更猛了。雨衣也不能挡得住直往身上灌的雨了似的,再加上并不大幅活动,她只觉得周身冰凉,手脚都有些发麻。

她活动活动身体,朝外问到:“大概还有多久!”

“快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时间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但尤希望没有看时间也不知道,终于铁板被拉开了。过来了一个小块头消防队员探进小半个身体,和她一起小心翼翼把伤员抬了出来,尤希望赶忙吩咐几个等在外面的护士把老太太抬上担架就往临时帐篷去。

过床后几人雨衣一脱,立马给老太太接上监护,开通经脉通路,给氧,一气呵成。现在终于可以操作,尤希望边指挥两个护士和一个普外大夫边迅速控制了出血点。时间太久,老太太现在已经基本没有意识了。果不其然,室颤出现。

万幸帐篷里也还算设备齐全,众人立马搬来通着盒装电的除颤仪过来给伤者除颤。

“来,一百第一次。”

“一百第二次。”

“……不行,一百第三次。”

“恢复窦性心律!”一个小护士激动地喊道。

尤希望刚刚没注意到帐篷里还站了一个新人,为以防分不清人头,低着头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话出了口才想起来昨天在休息室听到的好像就是这个声音。

“我叫裴姗姗,是急诊实习护士!”

“嗯。”尤希望上一秒还能问问你是何许人也,下一秒就立马因为手头的严重血胸又什么都顾不上了。

“准备引流。”

调整好体位,找好定位点,尤希望再次展现了快准狠的引流术操作。以往这种由她亲自进行的胸腔引流宝贵教学机会是一定不能让学生们错过的,但如今情况特殊,全场的学生最多能算上一个裴姗姗。

当引流液从管中顺利流出时,裴姗姗差点兴奋地鼓起掌来。

尤希望做这种小手术虽然总是胜券在握,但她仍然习惯结束后再进行其他交谈。所以,当她做完这些后,才又回想起刚刚对方说的话,回答道:“嗯?你叫裴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