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看小说网

第55章 五十三【1 / 1】

笺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看小说网http://www.130k.cn),接着再看更方便。

因为终点站在沼泽地中央,所以应星决让司徒嘉飞过去,将足量能源给了他之后其他人自觉列队,防止其他军校绕过帝国去拔旗。

“等等。”霍昭从包里翻出一个防毒面具给司徒嘉,司徒嘉接过之后张开机甲翅膀就上去了,霍昭看着他的淡蓝色机甲被下面的凶鳄逼迫往上飞了点,结果又被上空的粘液又不得不降低高度,维持一个高度飞过去。

在司徒嘉出发不久,达摩克利斯赶到。

——

出了赛场帝国军校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就这?就这!!!

达摩克利斯那几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薅的迷幻草棘的毒粉,朝他们面门一扬,然后帝国军校生倒下一大片,霍宣山在上空也撒下迷幻草棘粉趁机赶上司徒嘉与廖如宁率先拔旗,把第一抢了。

他们久久不能回神,他们居然把第一拱手让人了。

回想对手的骚操作,帝国还清醒的几个人抱住自己,觉得下次他们也可以学一下,什么修养在冠军面前不值一提!

出去之后媒体全部堵在出口,这太有话题可聊了,卫三的兵师双修,山宫双子的突然晋级,还有在卫三中了迷幻草棘时快乐大喊说要看到帝国之火……随便挖一个就是大料好不好,于是纷纷举着话筒试图采访。

等霍昭他们好不容易脱身,老师又把他们喊过去开会。

老师把他们的分数投屏到屏幕上,一排下来各军校的排名清晰可见。

比赛了六场,他们得到了四次第一,现在分数是45分,领先第一,但是达摩克利斯逐渐追咬上来,分数胶的很紧,这次达摩克利斯得了第一,排名直接跃到第二名,把原本观众看好的平通院压下去了。

老师看着应星决苍白的脸色,先让他回去休息,毕竟在赛场内所有人都有营养液补充能量,只有应星决没有。

等应星决离开之后他看着剩下几个主力队成员和霍昭,叹了口气:“这次大赛我们都小瞧了对手,太多意外发生,我不说你们什么,但是你们要记住,大赛第一只能是帝国军校,你们这一届是近几年来帝国最优秀的一届,五个3s级和一个超3s级,对手进步这么快我希望你们能够化此为动力,而不是沮丧自暴自弃。”他先是半安慰半敲打几个人,他知道这些天之骄子猝不及防被人超过说不定会有心里落差,军校生最怕的就是心理出现问题。

然后他转头分析山宫双子的机甲和技术。

“你们看这里。”老师暂停山宫波刃和习乌通对战的地方。他们打的时候帝国已经出发了所以没看见。

“山宫波刃虽然是轻型机甲单兵,但是他在与习乌通对战时打击力度不比习乌通少。”老师又调到最后山宫波刃跟随霍宣山和司徒嘉的后面过去摘旗,他飞行的精准度比他们两个高了许多,就好像一下子晋级为3s级身体各项素质都提高了,“司徒嘉你离他最近,你觉得霍宣山和山宫波刃哪个难打?”

司徒嘉抿着唇,半晌才道:“如果我和山宫对打,我只有一半胜率。”

后面老师又继续做复盘,一个一个说下去,到姬初雨的时候,他顿了一下。

如果卫三继续进步下去,在所有军校生中对姬初雨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现在星网上姬初雨的风头逐渐被卫三掩盖,连“帝国双星”都变成了“联邦双星”。

“初雨,感知等级从来都不是限制一个单兵的上限,你的高度取决于你的努力。”

姬初雨和霍昭被留下来谈话,老师就是姬家的,他很是看好这一辈姬家优秀的继承人。

姬初雨微不可见地点了头,说他知道了。

霍昭在一旁坐着,老师先是夸了她,说她很适应指挥的身份,天赋很高就适合干指挥这事。反正就是先夸再说,刚才对那几个男生态度有多强硬,现在就有多温柔,其他人没感受到这对比,留姬初雨一个人面对。

姬初雨看着霍昭被夸的鼻子都要翘起来了:“……”

然后老师打开通讯:“你妈妈说是有事找你,所以给你请了几天假,反正接下来就是各项收尾工作,那你就去吧。”光脑是霍夫人发来的消息,说是担心女儿脖子上的伤疤,再加上想她了所以就给霍昭请假了。

霍昭点头,正好,她也准备这几天去黑厂看看,这时候妈妈帮她请假简直就是太爽了。

姬初雨瞅着霍昭脖子上几厘米的伤疤,虽然有点感染但也已经结痂,为什么她妈妈就担心,而元女士看见他因为训练而青青紫紫的手臂还能够面不改色拍拍他的胳膊说儿子继续加油。

这世界的参差。

等他们来到颁奖地的时候,已经挤满了人,还有媒体,直播向星网展示站在台上第一名的荣耀。

达摩克利斯五个人再次聚集,他们中除了应成河都去洗了个澡才过来的,此时头发潮湿,笑容阳光肆意。帝国是第二名,站在亚军的位置从左往右依次按指挥机甲师轻中重单兵排开,上面十五个人脸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笑意,短暂忘记比赛时的勾心斗角,享受这片刻喜悦。

霍昭隐没在人群中,目光在台上十五人一扫而过,最后落在那个站在司徒嘉旁边变得有些内敛沉默而显得成熟的金发少年身上,他逐渐深邃的眉眼已经没有了幼稚的傲然,多了经时间沉淀下来的稳重,光芒少了一些,却更加如醇酒一般惹人侧目。

她看了一会,然后悄悄走了。

——

接下来到抽取下个赛场霍昭都请了假。

回帝都星时霍昭发现爸爸妈妈都在码头等她,前世记忆因为远离了熟悉的环境而渐渐遗忘,这一世的记忆逐渐清晰,她看到父母时从内心油然而出的亲切,跑过去给了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霍夫人如今已是三四十岁了,依旧典雅大方,一身墨色长裙肩上披着银白色流苏披肩,与高大的霍家主站在一块格外登对。

霍夫人生了霍剑之后过了一年再次怀孕,所以霍昭小了霍剑一岁多,但是从小霍昭就测出了3s级的感知,再加上她爱黏着哥哥们,每次他们去上学霍昭就哭,霍家主干脆直接把她丢学校里和霍剑一起上课,然后过了几年霍昭转学了,再然后就是与这一届军校生同时毕业同时报考学校。

因为请了假,所以霍昭肆无忌惮,在家呆了三天又飞回南帕西星,没直接回学校而是直接去了黑厂。

平通院——

路时白的房间挤着五个人。

一张双人椅坐着路时白和季简,宗政越人和霍子安毫不客气坐在路时白的床上,他们对面单独坐着小酒井武藏。

小酒井武藏背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面对队友审视的目光态度十分认真。

路时白若有所思道:“之前赛场我们被卫三压的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上?”

季简疑惑:“我给你做质量分析的时候为什么会一点苗头都没看到呢?”是不是他身为机甲师不合格啊?

宗政越人没有说话,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在他出局那一瞬间卫三贴着他的机甲说——小心小酒井武藏。

小酒井武藏低着头,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内心十分挣扎和愧疚,在极寒赛场时因为寒潮平通院损失了十名学生,而他也受了重伤。

从医疗舱躺了几天再加上修养他的伤才养好,后来他听说了有独立军击杀学生,再然后他发现自己训练时效果大大提升,以前一套术式打下来他感觉不到自己到底还有哪里没做好,而现在他清楚发现自己越来越强,强到……让他内心极度恐慌。

再后来应星决从幻夜星带回来一个试管,只要一眼他就可以发现里面藏着黑色的东西,他对此及其排斥,有一种野兽发现自己的领地被同类侵犯的愤怒与排斥,天然的不安。

更可怕的是他开始迷恋应星决的血。

准确来说是藏在血液中的感知。

他很害怕。

从成为一个单兵后能让他害怕的东西太少了,而变得如此奇怪的他让自己十分害怕。

怕变成异类的他,也怕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想要抢走应星决感知的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这是变强的代价,他宁愿回到之前,还是那个一心求武的小酒井武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