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看小说网

第17章 撒娇最好命【1 / 1】

挽墨书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看小说网http://www.130k.cn),接着再看更方便。

浅浅一吻尚不知味,江婳便红着眼退开。裴玄卿揽过她的肩头,将这只委屈巴巴的小猫紧拥进怀中,恨不能揉入骨血。墨色深瞳对上水汪汪的杏眼,他呼吸又沉又急,压抑已久的深情冲破枷锁。

过命交情与爱欲交织缠绕,真真叫人甘愿沉溺。他再度贴上少女湿润的唇,迫切又充满侵略性。许是这汹涌的情意吓坏了掌心娇,她微颤着想要后退,可哪里拗得过对方的蛮横。

察觉到江婳在退却,裴玄卿心头涌上一丝不悦,指腹贴上她的下颚,略带薄茧、用力摩梭起来又痒又疼。她短暂地痛呼了一声,贝齿便被顺利撬开。灼热的舌尖侵入,轻吮着她软绵绵的唇腔。

“唔……”

他贴得太近,江婳几乎不能喘息,脑袋憋气憋得晕晕乎乎的,喉间不由得发出轻咛。不知怎得,裴玄卿姣好的凤眼因这声娇咛,晕染上一层浓烈的醉意。随着双眸发红,侵占她的欲念越发强烈,舌上动作逐渐急躁而粗鲁。

江婳忍无可忍,小心地用力合拢贝齿,淡淡血腥味恰到好处地弥漫开来。裴玄卿拧眉,匪夷所思地松开了些,凛声问:“你属狗?”

他还好意思说!

小时候,江婳是偷偷撞见过爹爹吻娘亲的,就如方才她堵住裴玄卿的嘴一样温柔。这家伙吻人的方式又是从哪学的,像是在沙漠中迷了路、快渴死的旅人遇见甘霖般贪婪。再不狠心咬疼他,江婳不是疼哭,就是缺氧晕过去。

唇齿分开,万千爱意化为绕指柔。裴玄卿抚上她的长发,从头皮摸到发梢,停在尾端细细揉捏,非得同她有哪处贴在一块儿,心里才能安定。

“别搬出去,求你了。”

他说“求”时,语气虽带半分恳切,却而仍是倨傲、不容反驳的。像极了二人在秀山县抢泼皮无赖的场景,江婳眉梢一挑:“打劫,给我个面子。”

言行习性早就深深的感染彼此,江婳兀自发笑,大尾巴狼装什么温润书生,难不成这会儿拒绝,还真会由着她走?

心心念念的小郎君爱慕着她,情浓欲烈,心有灵犀。此刻便是裴玄卿赶她,她也会厚着脸皮讨好卖乖、赖着不走。况且,撒娇这招对他百试百灵。

江婳凝视他白玉无瑕的容颜,心里头拿捏得死死的,嘴上忽而想傲娇一番。便佯装为难,嘟着嘴低语:“可你看起来不是很诚心,除非,你撒个娇证明一下!”

她坏坏地轻笑,又占据主动,反伸出白葱似的指尖,轻敲在他心前,蓄意撩拨。裴玄卿眸子空洞了一阵,发愣着问:“撒……娇?”

“对呀,就像这样,你看好咯。”

江婳俏皮地眨眨眼,轻咳一声,双手分别握住他一指,左右微微摇晃,鼻腔里哼出的语调糯叽叽的,听得他骨头都酥了。

“不要走嘛,求~求~你~啦~”

尾音拖得长长的,婉转柔和,她还没发动更猛烈的攻势,就从裴玄卿眼中读出似曾相识的贪欲……

不妙,又被逮住了!

去年围猎时,林中冲出黑熊,他救驾有功,皇上赐下这座宅邸。裴玄卿嫌弃从大门口到书房要走一里地,忒耽误时间。便一直空闲着,独居在福宁街的小院子。现在要同江婳搬进来,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空荡。

接连三日,江婳在屋里奋笔疾书,准备告御状。时不时便听见外头有响动,不看也知道是下人们在搬饰物。

阵仗之大,连隔壁徐国公府家的公子们都趴在围墙上往里偷瞄。

“瞧,那是皇上赏的金丝黑檀贵妃榻?我爹得过一座,藏在库房里,供得比祖宗牌位还诚恳。他竟敢舍得摆在水榭,也不怕风吹雨淋给腐坏咯!”

面上虽鄙薄,言语间却是满满羡艳。户部侍郎的公子哥不屑地哼了声,一脸“你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贵妃榻算什么,我爹说,府邸的主人都变成了一位女子,这是金屋藏娇呢。”

“什么!”徐公子瞪大了眼,不可置信:“此宅可是御赐府邸,他怎么敢?”末了,又兀自摇摇头。强闯宫宴求贡药的事儿都能干得出,遑论送府邸了。皇上碍于言官,到底是罚了他半年俸禄,却也没再加苛责。

“不知是哪家小娘子能得裴指挥使掏心掏肺,嘿嘿,若是捉来玩玩儿……”

“咳!”身后响起老国公的声音,两位少年忙从墙头跃下,规规矩矩地行礼。方才他们说的话,被国公尽收耳底,此刻脸色很难看,狠狠地剜了自家儿子一眼道:“为父警告你,别去惹姓裴的,更别觊觎被他娇养起来的女子。若叫恶狗缠上,没得沾一身腥!”

徐公子低下头,恭恭敬敬地应了声“是”,老国公才甩袖离去。见爹爹走远,他朝裴府啐了一口,冷声道:“不过是一条走狗,能耐咱们国公府何?秦老弟,姓裴的出门了,敢不敢随我去瞧瞧?”

秦淮却是万万不敢,若被逮住,国公之子自然无碍,可他爹的官位哪能保得住他,忙告辞离去。徐潇看着他灰溜溜跑开的模样,不屑地眯上眼:“跟你爹一样,胆小如鼠。你们怕他,老子可不怕。等着瞧,总有法子叫她自个儿来求我!”

高门大户在修葺完毕前,都会留出一处角门供劳工穿行,直到竣工才会封死。徐潇挑了套红宝石头面,又换上首饰铺小厮的衣裳,混在送物件的队伍后头。

裴府管家打量着盒内头面,册子快翻烂了,名单里也没找着,遂摆摆手:“怕是掌柜的送错了,咱们府上没买,你回去吧。”

徐潇强挤出谄笑,平日里过于自傲,这会儿装得便不太像,看起来跟威胁人似的:“裴大人一时兴起瞧上的,没来得及报。你让我回去,里头姑娘知道了不悦,可怪不上铺子。”

他连府里有位姑娘都知道,这头面看起来也不像西贝货,没上百两银子置办不下来,的确像是主子手笔。想到主子说过,规矩头一条便是伺候好姑娘,他只得接下,着人送到姑娘房里。

江婳正在检查状纸可有漏错之处,这会儿翠兰美滋滋地捧着一套首饰进屋,朝她盈盈一拜:“江姑娘,歇会儿罢,当心伤着眼睛。主子给您置办了一套头面,奴婢还从没瞧过这般华贵精美的物件,您看看,可还喜欢?”

“嗯,放在那吧。”她淡淡地答着,叹了口气。这等首饰,裴玄卿不知买了多少,那三处妆奁都塞得满满当当。说好暂时不再往家里搬,怎地又买整套?

婢女见她不愿言语,放下礼盒便恭敬地拂身退下。江婳停了笔,细细审视盒中之物,想着什么稀罕玩意,还特意差人送来。可看着,却越发眼熟,似乎与妆奁中那套如出一辙……

“奇怪了,买两套一模一样的作甚?”

江婳凑得近了些,拿玉尺微微拨动。缎面忽地凸起一处,吓得她撒开手连连后退。红宝石头面被挤开,一只浑身长满彩色眼状花纹的蜘蛛蹿了出来,迅疾地咬向玉尺。察觉到那不是肉类后,恹恹地松开嘴,又趴回盒中。

好歹毒的心思!

若她没有生疑,直接拿手去取,现在恐怕已经中了剧毒,性命垂危。

难道,又是上回的人?

带上银丝手套后,她才敢捉住蜘蛛。刚拿近,就闻到一股油漆味儿,细看才发觉,这并非什么剧毒品种,而是普通的蜘蛛涂上色彩吓唬人。

与上回铁了心要她命的人不同,像是顽劣小孩的行事作风。

拨开坠子,发现盒中还压着一张字条:“孤身来徐府后院取解药,否则一个时辰内必毒发身亡!”

江婳唤了管家进来,说明原委后,管家吓得脸都白了,双膝噗通跪地,重重叩首:“姑娘饶命,奴才蠢笨,以为真是主子送来的。奴才绝不敢串通外人谋害姑娘,姑娘明鉴呐……送来的人,穿着首饰铺的衣裳,姑娘,咱们要不要即刻去隔壁徐府对峙?只要碰上面,奴才就能认出!”

“哼,哪个凶手会乖乖等着人家捉贼捉赃?若他咬死不承认这字条是自个儿写的,你能拿国公府如何?”

管家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跪在那,生怕她一气之下发落自己,忙认错:“是……奴才无用,不能替姑娘出气。”

掌灯时分,裴玄卿才走到后院门口,便看见一抹鹅黄身影朝他跑来。江婳哭成泪人,上气不接下气,伏在他胸前抽嗒:“裴~大~人~你怎么才回来。人家好害怕,险些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

当夜,徐府爆发出了惊破天地的哭嚎声。凄凄惨惨地回荡在金玉盘上空,唬得各府里头还以为哪家出了人命,急急调了府卫严加防守。

江婳倚在裴玄卿臂弯上,憋不住笑了:“你半夜不睡,命人将贵妃榻搬到墙边,就是为了看热闹?”

“不然呢?”他的食指划过小美人流畅的下颌线,停在下巴处,稍稍用力便抬起她香娇玉嫩的脸,轻轻啄了一口:“五百只蜘蛛,一次捉不完的。接下来半年,那小王八蛋掀开被子有蜘蛛,茶壶里头有蜘蛛。没准用膳时,房梁都有蜘蛛掉进碗里。”

江婳脑补了一下场景,手上立马浮起一大片鸡皮疙瘩,犹疑道:“会不会太狠了,他才放了一只耶……”

裴玄卿伸手,揉捏了一番她的鼻尖,嗤笑道:“现在可怜起别人了,回家那会儿,不知谁哭得梨花带雨,央求我保护她呢。”

她笑盈盈地将胳膊环紧了些,用额头亲昵地在他侧脸蹭了蹭,娇声道:“对呀,谁让我有人撑腰,这么好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