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看小说网

第18章 第18章【1 / 2】

木桃逢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看小说网http://www.130k.cn),接着再看更方便。

迎着岁安的眼神,谢原看出了些不同的地方。

她不似以往那般绵软乖巧,也没了甜美微笑,像是一团绵棉白云忽然积蓄力量黑化压城,又像柔软的棉花成了精,忽然“啊呀呀”扯掉外衣,拔出内藏细针冲他挑啊挑,他敢轻举妄动,她便扎死他!

谢原好言提示:“打你是我不对,但我也救了你,不是吗?”

岁安一听,更憋闷了。

其实她不是真的动怒,但这就好比沐浴更衣焚香铺纸来作画,埋头数日,却在最后一笔收尾时打翻了墨盒,气的直接揉了整幅画。

又好比花了半日梳妆打扮,结果一个平地摔,气的跳起来就狠踩那块砖,都怪你都怪你!

明明自己也有责任,却受不住那突然上头的情绪操控。

眼下也是如此。

若非他“出手相救”,她哪能骗过初云县主等人,怕是早就被揭发假伤。

虽然那一摔真的太疼了……

这片刻思考的功夫,岁安心气渐消,肩膀都塌下来,在谢原眼中,一如云开见日,细针复藏。

“谢郎君言重,我当向你道谢才是。”

哦,倒也没完全恢复原状,至少这语气还没别过来,稍显僵硬。

谢原指了指她身边的位置:“我能不能坐下?”

岁安借揉腿的动作垂首敛眸:“谢郎君随意。”

谢原走到岁安身边坐下,目光在她身上一扫:“可有摔伤?”

他那枚石子暗器控了力道,不应受伤才对,倒是她那一跤跌的太结实,给他都看愣了。

岁安沉默,直接拆穿他的来意:“谢郎君有话不妨直说。”

他不可能算到她会被初云县主试探,专程躲在那一角等着出手,必是有事来寻她的。

虽然怀疑他那一下带了点回敬的意思,但她又没有证据。

岁安的直接令谢原失笑,他摇摇头:“李娘子若真受伤,别的话也不急着说。”

岁安按在膝头的手立刻不揉了,连语气也调整过来,“只是磕疼了,我没有受伤。”

谢原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也罢,在下只是来同李娘子道个谢,再道个歉。”

岁安不解:“何以为谢,何以为歉?”

谢原:“谢李娘子助五娘自信自知,谢你的画。”

岁安倒不意外,“哦”了一声:“小事罢了。”

谢原:“大事小事,你我心中各有掂量,只是李娘子善意相助,却为自己惹来麻烦,这是在下抱歉之事。”

岁安偏头看他:“什么麻烦?”

谢原耐心解释:“时人皆知,李岁安从不交际,何以突然与谢家五娘交好,两人甚至早早开始一道练舞?你给了谢家一个天大的人情,自然有人……往你身上扣些动机。”

几句话的功夫,岁安已完全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甚至能微微露笑,温声细语:“这就更是小事啦。”

谢原挑眉:“小事?”

岁安耐心分析:“心思多的人,哪怕我没有将福女身份拱手相让,如常完成祭祀舞曲,他们也一样能找出说法,拦不住得嘴,按不住的心,都是这样的,谁认真谁就输了!”

谢原看着她的侧脸,先是弯了弯唇,继而轻笑两声,没忍住,又成朗笑。

岁安被他笑得脸颊生热,不复淡定:“我说的很好笑吗?”

谢原慢慢收笑:“不是笑你,是羡慕你。”

岁安拧眉。

这是她第二回听到这样的话了。

谢原与她并肩而坐,笑声化作喟叹:“北山广阔,如世外桃源,娘子深居简出,偶尔在俗世染缸里打滚一遭,无论所遇何事何人,待回山中,满身斑斓皆可洗脱,不听、不看、不在意,便不扰心,所以娘子说,这是小事。可俗世人多,桃源难得,不是哪个人都能得此等避风之所,如何不羡慕呢?”

岁安怔愣。

谢原看向她,眼神平静而温和:“只是不知,若有朝一日,娘子必须走出那个世外桃源,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来面对今朝之事,还会不会再轻描淡写一句‘小事’。”

岁安:“离开那里?”

谢原脱口而出:“你不嫁人的吗?”

岁安眼一抬,陡然撞上男人探究的眼神。

也正是瞧见少女清凌凌的眼波划过的无措,谢原忽然意识到自己这话实属唐突。

撞上的眼神同时移开。

岁安垂眸理起裙摆,明明并不慌张,白嫩嫩的指尖却将轻薄的纱裙拽起一道道褶恨。

谢原别开脸,来自另一侧的沁凉空气贯入肺腑,方觉自己好像又重新学会了呼吸。

好在玉藻走了过来:“女郎,行宫要开宴了。”

岁安连忙起身同谢原告辞,对玉藻道:“走吧。”

刚走出两步,谢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所以,你到底知不知自己此次帮了五娘会被扣上何种动机?”

岁安短暂驻足,并未转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